岁喵喵

废狗玩家、伯爵厨、什么都吃。

fgo:从零开始的雄英生活

#小英雄paro#
#伯爵咕哒向也可能是all咕哒(?)#
#各种玩梗的傻屌相声段子#
#小学生文笔#
001
街坊邻居都不明白为什么住在隔壁大房子里的那个普通女孩子能考上雄英,且不说那高达79的偏差值让无数学渣迎风流泪,那女孩子考上的是英雄科,但她平日里并没有实力强劲的表现。

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会在打招呼的时候露出向日葵一样灿烂笑容的邻家女孩子。
藤丸立香。

所以当隔壁经常邀请立香吃饭的阿姨第一次在饭桌上问起这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时,她看到那个亲切可人的女孩子一改往常的笑靥,露出一丝难堪又欲言又止的表情。
“妈妈,你别问了啊。”一旁的自家儿子绿谷出久注意到了邻居小姐姐尴尬的表情便打断自家母亲……虽然他是所有人中最好奇的那一个。
“哦,立香酱,真不好意思……”
“没事啦,阿姨。”藤丸立香露出了一如往日的微笑,“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好解释我的个性而已。”
“呐、绿谷你到时候会跟我一个班吧。”
“诶?你也是A班?”
“嗯,那么你迟早也是会知道的,我的个性。”

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想要将这些个性资料记录下来的右手蠢蠢欲动。
“你知道……替身攻击吗?”
……
……
……
JoJo做错了什么?????立香同学????

002
然而一切问题又在个性测试的课上迎刃而解。
在测跑50米的时候,全班人眼睁睁看着藤丸立香在沙坑里画了一个炼成阵(??)一样的阵法,然后召唤出了一个大叔音的蓝发正太,而且那个穿着相当具有科技感的正太似是相当随意地在羊皮纸上书写了些什么,就给(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橘发女孩叠了几层闪着光的buff。
……顺便还嘲笑了他们的运动服并不具有书写的价值。

“懒惰的御主,既然我大发慈悲地完成了你这无聊请求,你是不是也该放我回去了?素材收集这类不具生产意义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的、作家大人。”绿谷出久表示他不认识这个相当狗腿子的邻居。
之后,一年A班就见证了藤丸立香的可怕的体测成绩是怎么炼成的。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左右横跳的时候要喊一句【秘技·左右横跳】啊???当我没看过坂本吗???

003
“相泽老师,我还能站着。”

绿谷出久的手指由于冲击过大的smash而粉碎性骨折,呈现出惨不忍睹的紫红色。在一旁观战的A班同学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藤丸立香虽然不说话,但是也隐隐为他感到担心。她的这位邻居她能感受到的,就是那种一点弯都不会拐一下的笨蛋,那种让爱他的人心疼的不得了的笨蛋,也是那种,令人不由得敬佩的,笨蛋。
“……绿谷你拿着假条去医务室。”

“等等啊、绿谷!”藤丸立香叫住那个弱小又无助的身影。
绿谷出久转过身,就看到藤丸立香之前画的那个阵闪出了飘羽毛的彩光。

“不好意思啊绿谷……”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极为美丽的女性。

“其实我想召唤……”

冷漠的红色眸瞳,粉色的辫子服帖地圈成一圈,戴着医用手套的手攥紧了他的手腕。身着护士服的女人仔细地观察着他的手。

“这个伤势,还是截肢吧。”
“的是美狄亚啊……”

绿谷出久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治疗。

004
雄英一年A班的师生都知道藤丸立香的个性是【召唤英灵】,从一开始的非常之震惊,到后面的“啊……已经习惯了”,事实证明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作为以前辅导过藤丸功课知道她课业几斤几两的绿谷出久看到她召唤出现代物理学之父教她写那种只用填选项的物理题目的时候真的恨不得尖叫。

关键人家出来不但没啥抱怨而且还一边笑说自己是天才一边给她讲原理,嗯……顺便还给班上一群迷弟签了名。
他终于知道这位邻居文化课是怎么过线的了。

005
没过几天就打成一团的女孩子们也开始向藤丸立香提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了。
“……对对对,就是那种长得很帅很帅的!!”
“最好要是白马王子那样的!!”
“金发碧眸,八百百你觉得呢?”
“要我说的话,要笑起来很好看的啦。”
面对众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具有指向性和针对性的要求,从来不太会拒绝女孩子的藤丸立香只好抽着嘴角点点头。

“我能召唤出来的英灵里面……的确有这样的男性……”
“!!!那岂不是赚到了!!!!”
“天这样的个性也还好了吧!”
“快召唤出来给我们康康嘛!”
“可恶好羡慕啊……”

面对突然兴奋的A班妹子们,藤丸立香有点招架不来。
“不……我只是觉得……他可能会打破你们的美好幻想……”
“?”

“master,请再来一碗。”
雄英食堂里,特地占了一张桌子的女生和轰总(他只是单纯的选了个位子吃面而已)安静如鸡地看着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吃了一碗又一碗的饭。
一碗又一碗、一碗又一碗……
像是肚子里面有个黑洞一样的饭量……
直到把藤丸立香的饭卡钱刷没了。
而把这些只当做正常操作的藤丸立香只是叹了一口气,“你们看吧。”

……不知道她们如果知道了他还是个杀猪专业户会有什么表情……

006
USJ基地。
“对不起……能让我稍微休息一会儿吗……”
藤丸立香倒在冰冷的地上,双眼模糊地看着那位穿着泳装的法兰西女王在光点中渐渐消失,心里百感交集,手使不上劲儿,腿上的伤口汩汩流着血,痛感在此刻异常清晰。

“呐,是你吧,召出那种毫无意义女人的小鬼。”反派boss死柄木将充满杀意的眼神怼上地上的橘发少女。
“不……不准……这样说……玛丽……”

意识散失时她恍惚看见再一次挡在她前面守护她的老师……真是的,明明每天都是一脸丧气说着谁愿意管这些不懂事的小鬼的老师,现在这种时候倒真正地与心中的英雄的背影重合了……

老师啊,你别再挡在我前面了……

她看见相泽再次倒在她面前的样子,头被恐怖的庞然巨怪踩在脚底。
不,不!!
藤丸立香已经没有体力和精力支撑她进行召唤了,但她还是使出全身的劲儿伸出没有骨折的右手,用沾满血的手指在地上画了个圈……

“呐,我今天就要你的学生,在这里见证你的死亡哈哈哈!!”
死柄木拧住了相泽消太的脖子。
“不!!老师!!”

藤丸立香感觉她全身的力量全部被抽空了,一阵强烈的虚脱感和困倦侵袭上来,而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只感受到了有一只冰冷的手轻柔地,轻柔地握住了她向前使劲伸去的沾满血液的右手。

“是你呼唤了我,呼唤了这复仇的化身……”

藤丸立香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法是:
她从来没有召唤过这个人。

007
醒来的藤丸立香发现床边坐着一个男人,一个穿着西装礼服的银发男子,和他的衣服同色调的斗篷正盖在她的被子上面。男人阖这眼,苍白如尸体的脸庞透出一丝吸血鬼的病态的美丽,从他卷曲的银发和一丝不苟的严谨的衣着来看更像是小说里面的吸血鬼贵公子。不过话说,他为什么还能在这?

“吸血鬼么……这倒是没有说错呢……我的确是以复仇为食的吸血鬼呢哈哈哈哈!”
咦?她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睁开眼睛的吸血鬼先生,眼中金色的十字倒映着一脸懵逼的藤丸立香的傻脸。

“我知道你会召唤我的哈哈哈哈哈,若不是你那刻骨铭心的恨意和仇恨,怎么会把地狱的复仇鬼都拉扯到人间呢?”纵然是优雅的贵族和抑扬顿挫的腔调,复仇鬼先生的话语和笑声还是让藤丸立香一秒出戏。

先生你和弹丸论破的那个一笑就颜艺总喜欢搞大新闻的棉花糖头搅屎棍有什么关系??你们喜欢笑的人都只会扶额吗??小松崎类是你们什么人??

哈哈大笑的复仇鬼先生停止了一切发声行为顺便一掌拍在藤丸立香脸上。
“别胡思乱想,也别用那种小狗一样的表情看着我,该休息的时候就乖闭着眼睛。”

那一掌轻飘飘的像是从天上飘下来的羽毛。
藤丸立香不知怎的勾起了嘴角,她缓缓闭上眼睛。

008
拄着拐杖到隔壁来看望藤丸立香的绿谷出久打开门只注意到了无限美好的夕阳,倾泻在那件斗篷的皱褶里。把绿色染成暖色调。
熟睡的少女额头上还有一个似乎是用来宣示主权的帽子。

009
在众人对运动会期待的欢呼声中,一身伤的绿谷转身看向同样一身伤的发呆的小伙伴。
“藤丸同学不感到开心吗?运动会什么的。”
“啊?”被绿谷叫回神的藤丸立香怔了一下,“哦哦,运动会还好吧,总算是可以轻松一下了。”
只不过……
藤丸立香的眼神变得相当复杂。
这次USJ事件之后她发现了她竟然可以同时召唤复数英灵,而且有时候英灵也会在她不画召唤阵的时候自动跑出来玩。
……这到底是什么鬼个性???

所以在看到一金一绿勾搭在一起的狗男男的时候,藤丸立香已经没啥好说了。
点亮了一秒换装技能的金先生一边勾着另一位换了一身休闲服的恩先生,一边对藤丸立香抱怨:“好不容易现界一次,不跪下来恭迎本王,竟然还要让本王看一群杂种开什么运动会……”
打死也不敢放金闪闪像一个乡村土豪到外面四处浪的藤丸立香好拜托另一位全程微笑的人间尤物把旁边这个傻逼锁得好好的。

“ok,那你们去看台吧……跟着我?不不不,虽然是召唤来的,明目张胆带两个人进场还是会被大家吐槽的吧……”
在金先生不耐烦的眼神和恩先生更为恐怖的看向挚友的眼神中,藤丸立香默默流下汗。

拗不过自家挚友的金先生只好从金色的波纹中拿出一件器物,施舍一样的放在藤丸立香手中。
“这是……钥匙?”
拥有世界的王,装有他所有财宝的宝库,宝库的那唯一一把钥匙。
“别搞错什么了,只不过交给你这杂种暂时保管而已。”
“弄丢了就别来找本王。”
“那什么运动会别输了。”

身后的王发出了王境泽的声音.jpg

藤丸立香微笑,握紧了手中的黄金钥匙。看着在候场室向她挥手的A班小伙伴。
“定不负王。”

「脑洞」乙女go,不存在的

在论文苦海中想到一个梗。

中老年迦勒底

藤丸立香可能是那么多平行世界里面唯一一个不想要召唤从者的御主,主观能动性基本为0。
因为别人家召唤的英灵,不是喜欢穿小裙子的可爱小姐姐,就是帅气逼人男友力max的小哥哥,再不济也是喜欢穿小裙子的漂亮小哥哥。
但是她……
召唤出来的不是爹就是妈。

比如说某位关注她吃饭禁止她熬夜打游戏嫌她房间脏乱差不给她做肉偏逼她吃青椒的某位操心的老妈;

比如说某位限制她各种浪每次都拉着她进行魔术师地狱训练布置超多作业然后自己暗搓搓打游戏的爹;

再比如说某位致力于做一个贤妻良母天天提醒她冬天要穿秋裤吃饭各种捻菜给她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洗各种内衣内裤的某位妈;

再再比如说某位总给她织些漂亮小裙子可爱娃娃最讨厌有雄性靠近她三米以内把大多数年轻男性列入黑名单各种护犊子的某位爹;

啊,还有一位天天让怀不轨心的男男女女交出首级超威严感觉随时随地就要各种敲钟的爷爷。

如此如此,她真的感到异常不适。
不是他们对她不好。而是那种每天都跟回老家过年一堆亲戚把你团团围住嘘寒问暖给你超多家乡土特产问你找到男朋友没有给你捻超多腊肉的好,真的让她三叉神经隐隐作痛。
别人是召唤从者,她是召唤爹、妈、爷爷奶奶、三舅姥爷啊……都是祖宗。

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安徒生出现的时候大哭特哭,(不顾人家的挣扎)把人家揽在怀里各种流泪的原因了。
“我只是一个三流从者……喂!你干嘛?!!”

当然她听到子安爸爸的声音之后感觉也是有点幻灭。怕不是又一个伪装成可爱小正太的大舅。(此处艾特她的十八岁紫色紧身衣奶奶)

而接受到众护犊子的爹妈的死亡视线的安日天:好想回英灵座啊……

感觉如果召唤到拉二,可能会陷入到跟各种男性从者争做爹的战争……还想拉二当你少女漫画的男主角,别想了,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是天神的爱呀。(dog脸)

大概不会有后续的。
允许我在论文的海里快乐(不)地遨游。

性转迦勒底之卫宫咕哒不想谈恋爱(三)

#人物极度OOC,全员智障向
#出场人物:后宫漫男主藤丸立香、少女漫中二病岩窟王、搞笑番吐槽役玛修、喜欢调戏老师的红颜美少年、被学生调戏的美少女JK、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几个王


007
不,这不是我的前辈。
玛修(♂)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后宫王脸的藤丸立香(♂)十分撩人(不)地揉着某位伯爵(♀)的白发,然后(像对待亲妹妹一样地)牵起了月球女友的手准备继续往前走。
眼精的玛修又注意到某个性转后表现意外纯情(?)的伯爵,海带一样卷曲的发丝掩映的耳尖已经烧起来了,她愣着张了张口,然后开口大笑起来,露出犹如雨后春笋般尖尖角的小虎牙。

“我的共犯者哟,你真的有握住这个复仇鬼之手的觉悟了吗?”

不是我说……如果地点是前辈所描述的阴暗潮湿的监狱塔还好,这两人的气氛,如果框在漫画里,铁定背景开着百合花、还有粉红色的泡泡,再配上推土机男主懵逼的脸和中二病少女的傲娇的红晕完完全全就是一场校园恋爱告白大戏。

“在监狱塔,不是你先牵住我的手,带我闯过那么多重门的吗?如果没有你给予我的勇气与信念,恐怕我是难逃一劫的,永远困在监狱塔也说不定啊。”
“是你说的等待并心怀希望啊,我不过,如你所愿,在怀抱希望而已。”
藤丸立香打出来直球。

玛修仿佛听见了First Kill的声音。哎呀呀……复仇者小姐现在真的完全缴械投降了呢,她的两颊变成了深红色,咳嗽一声,别过头。
“那你就牵着吧,这是给你任性的唯一机会,好好把握吧。”
……
如果要给这个漫画取名字,玛修肯定会毫不犹豫取名——《岩窟王也要谈恋爱》。

008
御主牵着随时可能原地起爆的伯爵,稍有介意地摸着下巴,不知道为什么,随着灵基性别的改变,荷尔蒙的分泌也让他的思维与直觉偏向于男性化了。

现在某御主的可爱的学弟正向直男吐槽役的不归路上迈进……
前辈不愧是前辈,身为女性的时候能与这些个性迥异大多脾气火爆的男性英灵处理好关系,相处“”融洽,身为男性的时候也能凭借自身的优势(不)安抚英灵……

正在三人都心中揣着不同心思的时候,走廊另一头传来脚步声。
玛修看到走廊上突然冲出来的短发JK、女子高中生,一边捂着裙子一边满脸通红地追着前面大笑的红发英灵。
“伊斯坎达尔!!站住,把我的裤子还给我!!”
哦、哦呼!
玛修和藤丸立香看着冒冒失失横冲直撞的少女,内心突然冒出了这一感叹。
啊……前辈,这可能、真的是校园恋爱漫画吧。

“噗嗤,孔老师又返老还童变成学生啦?!这次可是世界的珍宝,女子高中生呢。”藤丸立香笑得异常愉悦。
“立香你这家伙!都说了孔明是字啊,我不姓孔!”某短发美少女抱着头又开始炸毛,一旁扎着大红辫子的幼帝则是似笑非笑地抱胸站着,开始和迦勒底唯二男性之一谈笑风生。
“喂——Rider——”
故意谈笑风生装作没听见的御主和幼帝,一旁瞥过头降低存在感的复仇者小姐,完全炸毛的青涩JK韦伯少女……啊,还有,盯着孔明表情僵硬的玛修。

明明性转大家都换了个画风你看隔壁亚瑟先生成功变成看板娘连画师都从中原变成武内崇了、为什么孔明老师您……除了裙子之外没有任何改变?!!难道是因为你在fate里面一直都是妹子设定吗?!不过话说这JK妹妹头157身高浪川cv娇羞的小表情女主的剧本就算性转也完全没有违和感好吧(你真相了)

玛修突然发现自己歪斜的眼镜可能给自己赋予了新的设定,比如说吐槽突破次元壁什么的……
也许、是因为前辈借我看的漫画书《银⭕》给我带来了吐槽的灵感_(•̀ω•́ 」∠)_
不,这才是万恶之源吧。

009
“三、三王会谈??!!”
“对呀”幼帝笑嘻嘻地抱着头,双手交于后脑,“之前就约好了酒宴啊~我可是十分期待的,立香也可以来观摩哦。”
想一想性转的英雄王和幼帝,再加上阿尔托莉雅……突然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等等,看板娘真的是无所不在啊,不论是fate zero的片场还是迦勒底。

藤丸立香心中对于王樣的憧憬鼓吹着他加快跟着帝妃二人的脚步。
王的酒宴啊,觥筹交错之间言语的交锋、政见的碰撞与治国思想的交汇,不同时代君临天下的帝王的会谈将是怎样的耀眼夺目呢……
啊,夺目、耀眼……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即使不是关智一子安武人也极其鬼畜的笑声以及三破的AUO Cast Off 。
“哈哈哈哈哈哈真慢啊太阳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立香吗?沉迷于本王的玉体吧杂种哈哈哈!”

岩窟王:(ㅍ_ㅍ)的同时用黑炎捂住藤丸立香的眼睛。
藤丸立香:……呜呜呜我要看金发大波美少女还有黑皮大波美少女!!!
玛修:……辣眼睛。

而安静如鸡跪坐在一旁、全身上下数值全A的亚瑟王:……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酒宴啊ヽ(#`Д´)ノ┌┛〃

性转迦勒底之卫宫咕哒不想谈恋爱(二)

#全程ooc,换了个人称感觉更好玩
#出场人物:旧剑、梅林、达芬奇、罗曼、玛修、伯爵

004
你现在是长着卫宫士郎脸的藤丸立香♂,在哭喊着向上(盐)帝(川)要求女性英灵后的第二天,你发现迦勒底的所有人都性转了,没有人幸免于难。
于是你的迦勒底从只有你和玛修两位妹子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到只有你和玛修两位糙老爷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现在,你要去找医生和达芬奇询问这个令人心(喜)情(闻)复(乐)杂(见)的怪像。
你在路上遇见了旧剑和梅林,哦不,是阿尔托莉雅和梅莉酱。
这两人镇静地好像他们啥事没发生一样。
在两人毫无违和感的笑容之下,你发现双份的考哥的双份快乐变成了双份的绫子姐姐双份的快乐。
“本来心里还有些不安,但梅莉、咳、梅林安慰了我几句,master,不必担心。”

然后两位就算性转也不是很懂人心的王和魔法师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梅林:啊啦,亚瑟先生变成了吾王到还真是没有什么违和感呢~⭐
旧剑:嗯,确认过眼神,是我认识的大魔法师梅莉……


梅林的眼神在你和旧剑身上不怀好意地流转,目光狡黠而意味深长。是那种“总觉得你们年轻人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修罗场啥的”的眼神。
你觉得顶着推土机后宫王的脸走在迦勒底的走廊里会有很多飞来横祸。



既然遇见了旧剑和梅林,你们三人决定一起去找罗曼达芬奇。
而在管控室的门口,你听到了惨绝人寰的叫声,“达、达芬奇,你不要过来!”
“啊呀呀罗马尼既然已经成了女性就要既来之则安之~”
你开门的手一顿,可是门已经自动开了。
世界闻名的科学家、艺术家、天才达芬奇,高挑的身材,宽肩细腰,黑色的卷发披肩,手指指节分明,手指纤长。这个一身性 癖的男人正细致地端详着……一条粉红色的绣着草莓花纹的内裤。
纤细的少年玛修,本来握拳的手像是在鼓励某人,在接触到你的目光的时候突然一颤。

而被两人夹成夹心的医生,弯着腰,全身上下只穿有粉红色的绣着草莓花纹的同款bra,和女性工作人员工作短裙。他抬头看到你们的时候感觉一下子眼神就死了。


啪的一下,门关了。顺便关上了医生“不是这样的立香你听我解释!!!”的咆哮。
“失礼了”反应迅速地关上门,阿尔托莉雅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而你感觉大脑处于死机状态。
woc……你们是男子高中生吗?!!还有玛修你为啥要掺和进去啊!!

005
“所以说,除了大家都陷入了性别转换的怪像,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灵子暴走?”
“嗯嗯,你们的灵基还是很稳定的。嘛,好好享受一下做女人的一天吧~亚瑟先生。”
阿尔托莉雅脸欲言又止,然后扶额。


而你则是看到终于穿戴整齐的罗曼,死死抱住了某宅男偶像的少女(不)。虽然两个波涛汹涌的少女抱在一起实在是很赏心悦目,但是你还是会在心中告诉自己:这tm是两个男人啊。
某位如同痴迷AKB48的死宅目前已经理性蒸发。
“梅莉酱、真的是你吗梅莉酱~”
而死都不会要脸的梅林大网骗则是露出兴味的狡黠笑容,轻抚蹭在她胸上的某粉橙色发小粉丝。
“啊啦啦~我看看,这不是我可爱的小粉丝吗~有没有兴趣和我……”


“不行,梅林。”
你如同撕毁自家儿子的偶像海报的沉重的老父亲,挺身而出阻止了某网红艹粉的意图。

006
经历了一大清早的鸡飞狗跳之后,在达芬奇“请master拿着这个表格好好调查一下各位servant的状况吧~”的委托下,你和玛修踏上了必须要把这个女人如潮水的迦勒底摸的清清楚楚的征途。
“我的共犯者哟……”
这可能是你这辈子第一次感谢岛崎信长,就算他的声音中二到羞耻和爆炸,但是也比这萝莉音好吧!!!
“给我点个火。”
“复仇者先生……”这是惊讶的玛修。
你一脸死灰地看着从黑炎中显露身形的岩窟王,158的标准萌妹子身高,钉宫理惠的标准萝莉配音,金色的标准萝莉猫瞳,斗篷下隐隐可以瞥见白皙的小腿。


大哥你别吓我……虽然这颜真的可以舔一年好吗?!不对、这不是重点,复仇者的老大哥,185的大汉为什么会性转成158的妹子啊喂?!难道之前你的风评被害萝莉控什么的是真事吗???
“哼哼,这个样子还真是愚蠢啊,共犯者。”你俯视着面前的银发萝莉,听他开始哈哈队式嘲讽,那软软的萝莉音显然已经没有以前那样骇人。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没有听到这只萝莉biubiubiu说了些啥,你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干、干什么,不要随便动手动脚!”像是被踩到猫咪尾巴的炸毛的萝莉,苍白的耳尖晕着显眼的红色。
你从善如流抽走她的烟。
“好好好,不逾越,你也别抽烟。”
那样很不良的好吗?!!


和岩窟王单方面交谈非常愉悦的的你没有注意到可爱的后辈玛修看你如同看推土机的复杂眼神。

性转迦勒底之卫宫咕哒不想谈恋爱

001
英灵卫宫决定今天一天都不要碰见藤丸立香。
鬼知道自己一大早上发现自己变成了像是十年后火箭筒传送过的十年后小黑,顺便还在my room里面见到短发的男性藤(卫)丸(宫)立(士)香(郎)是个什么垃圾心情。
难道说、master真的跟我有什么血缘关系吗?现在已经是巨乳大姐姐的白发英灵默默扶住额头,灵体化飘回自己的房间。
#一大清早看见自己master变成黑历史的自己的模样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002
一切罪恶的渊薮在于前一天,藤丸立香这个罪恶的女人又氪了一单来拯救人理。
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今夜的月色绮礼”从“你是我玫瑰你是我的花”到“当你轻轻走过,必定会带走我的心”,这位未成年少女开始对着召唤室的光圈讲起各种骚话。
一脸妈的智障的卫宫转头看向斜依在门口的岩窟王询问这是咋回事,白发复仇者优雅地吐了口眼圈,眯起金色的眼睛,冷冷道:“召唤女性从者。”
没错,这是一个桃花泛滥的迦勒底。
女性英灵,只有玛修和达芬奇两人,当然达芬奇的尿性各位都懂,即便是女性的外表也无法掩饰其大叔肮脏(不)的内心。
简而言之。
藤丸立香从冬木开始,就没有抽到过女性英灵。
其实乙女的梦想每一个青春期少女都会有,但是如果天天生活在男人堆里面,只能抱住自己的学妹瑟瑟发抖,对于立香来说,完全就是灾难。比齐木楠雄的灾难还要灾难。
她真的没有对五星啥的战神啥的智障榜榜首啥的的追求啊、她只想要妹子啊啊啊啊啊啊!!
读心go不愧是读心go。盐川手操的召唤台快乐地给她一发标准十连。
黑键大流士爱之灵药龙脉钢之抱歉绿之破产豆爸风魔小太郎绿之黑键
最后一个发出了金光。
金色的剑士。是你吗阿尔托莉雅?!!
“我是saber,保护你——保护世界的从者。”
你以为我是看板娘其实我是旧剑哒!
藤丸立香,扬长而去。

003
“master……五星不亏。”
“什么都不亏、我tm就想要个妹子啊,香香软软的妹子,可以笑着对我叫master的妹子,举着大剑反差萌的妹子啊啊ycwrnmb!!!”
还没走出召唤室的藤丸立香抱头痛哭。
于是,第二天,像是回应了她要去赴死一般的生命的请求,她发现一大早起来,她变成了卫宫士郎(不),咳咳,她性转了。
她熟练(不)地往下身摸去。
咕哒子,人类最后的御主,偶尔混沌恶的未成年少女,在召唤妹子极大失败的一天后,变成了可爱而且有jj的男孩子。

……我cnmyc。

ps.卫宫士郎脸是逃脱不了女难的(正经)
大家想要性转的谁谁谁……我目前只想到了女版哈哈队、巨苇姐姐、授予的女英雄还有阿尔托莉雅∠( ᐛ 」∠)_哦哦还有梅莉酱罗曼小姐姐和女子JK孔明……感觉写的话要笑到窒息。

【脑洞】迦勒底国际交流园区二三事(二)

#人物极度ooc
#cp:伯爵咕哒、天草女帝、帝妃(?)
#真的很智障,自己写着都觉得好笑∠( ᐛ 」∠)_

003
#喜欢的男生有一群智障室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藤丸立香现在的想法就是在x乎上提这个问题然后艾特一大堆人。
“那个,埃德蒙学长,你那边声音有点吵。”
她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好吗。
“哈哈是吗,我出去就是了。”
其中夹杂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比如“哈哈哈哈恩其都你又被当做女生了”“余回来了、诶这不是我义弟吗哈哈哈原来新来的是你啊”“哈、哈哈”……
不是我说,进你们寝室是不是一句话里面必须要带几个“哈哈哈”才有资格啊。
藤丸立香默默把手机远离耳朵避免杂音的精神污染。

藤丸立香暗恋这个国际部的学长已经有好长时间了,从高一在人群中仰望升旗台上站着的念稿子的优秀学生代表就暗恋上了。
明明都是官样文章、套话不断,在这位学长抑扬顿挫并且极富有激情的朗诵下莫名起到了令全场沸腾的作用。
『诸君,一切智慧皆在这四个字里:‘等待’和‘希望’。』
白发的少年语气高扬,眉宇舒展,笑容显得狂气嚣张,吐露箴言时眼神难得露出几分真挚。
啊,明明就是五个字啊……可是为什么,却觉得他格外帅气呢……
当然,藤丸立香不知道她可能患上了和埃蒙德(岛崎信长)一样的中二病了吧。

当她知道了这位优秀学长考上一流名校迦大,并且自己创业成功开了一家咖啡馆的时候,她想什么时候能和学长一样优秀。
而压在她身上的一座大山就是:学习。
成天四五不着调,和黑贞尼禄xjb乱搞,上课开小差睡觉流,唯一能倒背如流的学校旁边那一溜小餐馆的外卖电话……瞎搞了足足一年的藤丸立香决定要好好学习!
于是在女子温泉会上,立香跟她的两个狐朋狗友倾诉了她想上迦大的愿景。
“想去就拼命去做……蠢女人,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咳咳,加、加油,不是,我不是关心你啊啊///////”
“唔姆唔姆~立香酱,这才是余所欣赏的华丽之美!”


随后她妈妈为了她的学习请了一个专业的辅导老师。听说是一个十分负责的专业老师,每天课程安排爆表。
同时对于辅导学生的要求也很高。
藤丸立香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看着这个男人一手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一手把资料高高地摞在她面前。眉毛可以夹死蚊子,眼神极其性冷淡。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当我学生的资质,那么首先,背一遍《出师表》吧。”


住手,这根本不是补习!【尔康手

004
经过疯狂补习的洗礼和老师的谆谆教诲,藤丸立香来了一个垫底辣妹一般的逆袭。
在同学歆羡的目光和两位死党的蜜汁骄傲的眼神里,藤丸立香拿着138的数学卷子,盯着自己填错导致扣了五分的选择题,陷入了沉思。
大概,又要被孔明老师骂了。


每次到补习机构去,都会看见一个超可爱的红发正太有时坐在老师身边有时坐在老师怀里(?),读着儿童读本,时不时扬起头笑着问老师问题。
而从来都一副“加班?!有完没完?!”表情的老师,则会低下头安静地看着读本,然后温柔地向这个正太解释。
……你不是我认识的老师……你从来没有这么雅撒希地对待过我……
而曾经嘲笑过幼稚的儿童读本,偶然翻到却发现是古希腊文的《伊利亚特》……
大佬,我……我还是退群吧。

受到精神打击的立香选择到学长的咖啡店去寻求安慰,不料没见到学长,却被两位常驻咸鱼作家合力嘲讽。
“哦,不藤丸立香你提供给我的梗实在是太乏味了,这种好好学习逆袭考名校的套路电影电视剧都用烂了吧、就算我这种三流作家也是不会在书写故事的时候用的。”
“啊啊,小姑娘,毕竟没有什么比追求不平凡更平凡的了,请让我们二位能听听这之外的猎奇的东西吗?”
两位脸上写着“拒绝平凡”的月刊少女野崎君最后被回来的埃蒙德学长用两杯咖啡制服,而被吓了一跳的藤丸立香也愉快地蹭到了咖啡,和学长的鼓励。

……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乙女游戏里面的围着HelloKitty骚粉围裙的咖啡店长的摸头杀加上温柔的“干巴爹”,而是……


“氪哈哈哈哈,立香,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学长,这已经八个字了。

004
当藤丸立香收到迦大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脑子里面只有抱得美人归的粉红色场景。
但是她不知道存在在她的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反抗阶级,从学习变成了另外两个字

——天草。
尤其是当她和尼禄一起到迦大找她哥吉尔伽美什的那一天,她无意间在小树林里听到了一对情侣壁咚的情话。

“说,你和那个成天哈哈哈的海带头什么关系?”
“你……说的是埃蒙德?”

藤丸立香,警铃大作。

小剧场
尼禄:哥哥!!我和立香来找你玩了!诶,立香呢?
闪闪:……谁是你哥。




【脑洞】藤丸立香并不知道在后面默默帮助她的某人是伯爵

“象上帝对待所有那些受苦的人们一样,他曾把香油注入了你们的伤口吗?”伯爵问道。
"是的, 岩窟王,”藤丸立香答道,我实在可以说是这样的,因为他对待我们就象对待他的选民一样,他派了一位天使来关照我。”
伯爵的两颊变成了深红色,他咳嗽了一声,并用手帕掩住了嘴。

#图片为《基督山伯爵》原文,伯爵暗中帮助莫雷尔一家度过难关,而在多年后以另一个身份谈论到当时的事情时,面对真挚的感激而泛起可爱的红晕∠( ᐛ 」∠)_暗搓搓地帮助别人是某人的传统作风……

【脑洞】迦勒底国际交流园区二三事(一)

#人物ooc
#玩梗为主
#cp闪恩,周伽,帝妃,伯爵天草(不)

001
韦伯·维尔维特一直想换宿舍。
虽然住在国际园区和一群外国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些形形色色的交流必不可少,但是作为一个真正的游戏宅,他真的只想做一只咸鱼,天天在安静的寝室里面打打游戏。
也不是说他所在的寝室不安静,毕竟在这栋楼里面,最吵的永远是那个整天哈哈哈的308寝室。
他在这个寝室里面,最别扭也最格格不入,是因为——
他的寝室里面个个都是女装大佬。
请想想作为一个血气方刚(bushi)的宅男,搬到新寝室的第一天,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一个粉头发大辫子的超可爱的JK正在和金色长发的小姐姐翻看杂志。
……我怕不是走到了女寝。
在两人转过身要给他打招呼的时候,韦伯迅速板上门,一转身便遇到了从308串寝回来的新室友。
“你就是最后一个来的韦伯吗?”
绿色长发美人眉宇间透着一股仙气,他的容颜不染一丝烟火气息,就连浅笑也美得像神仙下凡。
请原谅韦伯这时候脑子基本短路的情况吧。
“……诶诶诶诶诶诶————————”
韦伯·维尔维特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被逼着穿上JK的未来了。

002
“他不愿意就转呗,反正这边又不差空宿舍。”吉尔伽美什很随意地应着自家青梅竹马,眼睛却完全没有离开奥斯曼狄斯手上的游戏机屏幕。
“哈哈哈看余打爆他的狗头——”
“太阳的、这里要先开大,你不行我来!”
就在两个人即将要吵起来的时候,奥斯曼的手机响了起来,显示的是“最亲爱的王妃”。
在闪恩两人责备而又无语的眼神中,奥斯曼狄斯极轻松地把游戏机塞到吉尔伽美什手中,然后操起手机溜出去煲电话粥了。
“余的妮菲塔莉啊……”
由于一下子少了一个人(和毫无意义的嘈杂的笑声),寝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吉尔伽美什继续打游戏,而无聊的恩奇都在他床上边哼着歌边晃了晃腿,随意晃荡的眼神打量到了靠近门的那个空荡荡的床。
“天草君搬出去了?”
“啊,出去和那个女帝同居了。”
怕不是他女朋友忌惮和天草鬼混了一年的埃德蒙吧。大概。
恩其都撕开黄瓜味的薯片袋子,脆脆地嚼了起来。
嚼嚼嚼。
“不要把薯片渣子弄到本王床上。”
“唔。”
嚼嚼嚼。
“……本王、我也要吃。”
嘿嘿,恩其都从床下跳下来,发现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的竹马并没有伸手的准备。
“吉尔要我喂吗?”
“你说呢。”某个装作自己已经没有手的王威胁性地拉长尾音。

当转寝室的迦尔纳被他弟追着吐槽他换寝室各种傲娇和口嫌体正直了一路,终于来到他的新寝室。
“我说,和我住一起就这么不愿意吗?”
迦尔纳淡淡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不愿意,是不方便。”
??????我敲妮玛??!!?
“喂、你说清楚……”
迦尔纳则是将注意点转移到虚掩着的门,于是直接推门而入。
映入两人眼帘的是暧昧的光线,金色的小尘埃在光束中悠悠漂浮,光影在金色与绿色中浮动,绿发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薯片袋子被孤零零地丢弃在地上,躺在椅子上偏过头的人和手搭在肩上轻轻俯下身的人,睫毛与睫毛的接触,嘴唇与嘴唇的交流。轻轻的吻,像在光芒中扇动翅膀的蝴蝶,虔诚地在这一瞬间缄默。
阿周那:……???女朋友也可以随便带入寝室吗???他们在……接吻???
“十分抱歉,我应该先敲门的,你们继续。”
瞥了一眼脸虽红透了但看不出来的纯情弟弟,迦尔纳果断关上了门。
有些尴尬的阿周那别过脸眼神飘向别处,结果又看见斜对面寝室里出来的JK。
粉色的大辫子,娇小的身高,粉色的制服,娇俏的声音。
阿周那已经完全陷入了懵逼。

这、真的是男生宿舍吗???
国交这么乱你心就这么大吗??!!
某印度弟弟下定了让他哥哥搬回宿舍的决心。

小剧场
AU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中王:哈哈、哈哈哈哈!
伯爵:氪哈哈哈哈哈!
太阳:……哈、哈哈。

我真的很努力融入他们了,但还是觉得非常困难。


脑洞之信长和小松的大胜利

#我脑子有洞
#人物全部ooc

001
齐木楠雄看着面前被熊熊燃烧的黑岩所包裹,一身墨绿色的男人,苍白的发和金色的瞳孔透露着一丝病态,男人露出扭曲而又狂气的笑容,咧开嘴蹦出(嘈杂而又毫无意义的)笑声。
“氪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从地狱回来了!”
“鸡心那都以饶绿——”

齐木楠雄:你和海藤还有Dark Union什么关系?

002
藤丸立香在特异点第一次遇见了狛枝凪斗。
二话不说伯爵球。

回到迦勒底对某哈哈队员高兴的说:
“你看我白嫖到了伯爵lily!”
玛修:……前辈怎么劝都不听……
伯爵:…………神tm伯爵lily…………